•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贫穷性肥胖”有了减肥药

美国学校推广水培农场项目,期望实现“食物正义”

打印本页 2019/8/9 9:19:43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经济、种族、政策上的不平等,会反映在人们的餐桌上。在美国,贫穷的人通常难以获得健康食物,比如蔬菜和水果。而长期食用高热量、低营养的食物,会带来“贫穷性肥胖”,导致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不良后果。

自给自足

一项发起于学校、逐步推广至社区的水培农场项目,正在帮助扭转这一局面。通过亲手种植蔬菜,食品不公平的情况有望得到改善。

几周前,经过一整天的学习,12岁的罗斯·奎格利戴着手套,采摘了一捆捆新鲜的莴苣、瑞士甜菜、羽衣甘蓝和薄荷。完成这些事情,她并不需要离开学校,甚至不需要到户外——在学校室内的农场就能实现。

奎格利是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布朗斯维尔协作中学(Brownsville Collaborative Middle School)的几十名学生之一。过去一年,他们在三楼的教室里建造了一个科技与产量齐高的农场。在这个校园农场中,他们每周都能收获几十磅农产品,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农场里的作物是通过水培方式种植的——在室内,从地板到天花板之间竖着一排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盘子,植物就在这些盘子里生长,LED灯为其提供照明。它们从盘子里的纤维塞中长出幼苗,然后在营养液和水的浇灌下,逐渐成长、成熟。通过这样的种植方式,学生们每周都能为自助餐厅提供食物原材料。

“食物正义”

完成采摘后,奎格利和她的几个同学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社区成员卖出了部分收成。这是一个新的服务项目——每周“食品盒”服务的一部分,地点设在学校的门厅。前34名顾客每人都能分到一份新鲜农产品,这些农产品足够两个人吃一个星期。三名实习生利用平板电脑处理订单,其余同学则免费分发以农场产品为特色的意大利沙拉样品。


▲正在校园农场工作的学生? ? ??(图源:Robin Lloyd)



▲校园农场的产品? ? ??(图源:Robin Lloyd)


奎格利对农业的热情源于“青少年为食物正义”组织,这个仅建立了6年的非营利组织与社区合作伙伴一起,培训布朗斯维尔协作中学和纽约市低收入社区中两所学校的学生,帮助他们成为更聪明、高效的农民和消费者。

奎格利称农场体验是快乐的。她认为,这个体验让她知道了“食物沙漠”这个词,并且帮助改善了她所在社区的健康状况。

她说: “以前,我们可能每天只能吃鸡块。现在,多亏了这个学校农场,我们每天都可以吃到水果和蔬菜。”

她的校长小格雷戈里 · 杰克逊(Gregory Jackson,jr.)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快餐盒”服务。他说,他最近发现,学校附近仅几百码的范围内,就有20多家快餐店。

“一个学生每天三顿都可能只有快餐吃。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学生已经是糖尿病前期患者。如果没有任何健康食物作为选择项,又怎么能责怪他们总吃垃圾食品呢?”

这种情况在美国非常普遍:食物种类丰富的杂货店总是倾向于搬到富裕地区。正如明尼苏达大学的园艺科学研究员玛丽(Mary Rogers)所说:“有钱的地方就有食物。”

渐进式食品公平

今年6月,布朗斯维尔协作中学的年轻人开始向社区成员提供打折的新鲜农产品,这些农产品是在学生建造的水培农场里种植的。

布朗斯维尔的水培农场和“食品盒”服务等项目,正是在帮助缩小上述所说的健康食品获得的差距。当然,仅仅依靠一两个城市社区农场,或是学校农场,无法单枪匹马地改善一个国家的食品系统——一个由高糖和其他简单碳水化合物组成的、缺乏水果蔬菜的食品系统。

受可负担的健康食品短缺影响最大的,是生活在贫困线附近或以下的城市居民。数十年的歧视性工资比率、金融和房地产政策等因素,阻碍了许多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积累财富,种族和收入之间相互关系的强化,最终导致了食品不公平,造成的后果往往是“贫穷性肥胖”,因为高热量低营养的食品总是更符合低收入人群的需求。

但是,小型城市农场网络、基层社区组织以及与全国非营利组织和营利性企业的伙伴关系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正在改变贫困者对食物选择的看法,并让他们有机会发声,帮助他们获得更健康的食物。

“围绕城市食品公平的进展是渐进式的。”纽约市卫生局助理局长K·托里安·伊斯特林博士说。

伊斯特林是食品咨询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致力于布朗斯维尔和布鲁克林另一个社区的食品与营养相关问题。“这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改变的,但我们正在组织更多的社区建设,许多社区花园农民和城市农民已经为此做出了很多努力。”他说。

伊斯特林表示,以学校为基础的城市农场建设是促进食品公平运动的一部分。2015年,美国农业部对约18,000个公立、私立和特许学校进行了普查,发现有7101个学校建设了校园农场。此外,接近一半的受调查学校中的学生参与了某种农业活动,例如照管校园菜园、在学校推销当地种植的产品或到当地农场进行实地考察。教师将植物学、生物学、营养学、烹饪和企业营销整合到课程中,吸引学生参与。

接下来,学校就可以成为整个社区的中心,带动整个社区克服阻碍健康饮食的障碍,例如缺乏或负担不起农产品,没有可靠的交通工具,以及拥挤或根本没有的厨房。从布朗斯维尔学校农场就得出什么能改变世界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它已经开始改变学校的文化氛围,促进了当地居民对健康食品的思考。最近,它正式更名为布朗斯维尔农业与技术协作中学。

美国“农场进校园”机构于2007年建立,旨在支持上述努力。该机构进行了数十项研究,揭示了让孩子们接触健康食物对公共健康和教育的好处。例如,在一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调查中,42% 的学校报告说,在学校增加菜园后,学生吃到了更多水果和蔬菜。同样,2017年对24所学校进行的一项评估报告指出,在学校学习烹饪和园艺活动的学生,吃到的水果和蔬菜量是缺少这方面学习的学生的三倍。


▲针对校园农场的全国性调查报告? ? ? (图源:national farm to school network)


学校带动社区

社区也从中受益。例如,2006年在伯灵顿进行的一项关于解决食品问题的研究发现,当学校开设农场并组织学生参与后,社区对食品和营养问题的认识也有所提高: 当地学校董事会通过了一项学校食品行动计划,此后,州议会通过了一项健康和营养政策。

水培和水培系统(植物从水中生活的鱼的排泄物中获取营养)已经在纽约市内外的数百所学校中出现。纽约太阳工程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参与建造了“青少年为食品正义”项目在纽约的第一个农场,目前,该工程已经建造了96个水培温室。另一家总部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非营利机构Spark-y,也已经在双子城的学校建造了大约30个大型水培系统,以及100个小型水培系统。

水培农场带来了额外的好处。2015年的一项研究指出,水培农场产量可能是传统农场产量的10倍。此外,尽管水培温室农场的用水量是传统温室农场的10倍,但却节省了更多能源。

然而,水培农场的启动成本可能很高——尤其是在学区。

“但幸运的是,为水培农场提供设备的制造公司,如照明公司,以及医疗和保健中心,通常会向学校捐赠设备或资金以提供帮助。”康奈尔大学商学院的教授希瑟 · 科拉科夫斯基说。

与大多数传统农场不同的是,水培农场可以全年运作,让孩子们可以连续不断地获得农产品。

科拉科夫斯基说:“学校的水培农场有助于提高孩子们尝试新鲜水果和蔬菜的意愿,因为他们正在学习并参与种植这些水果和蔬菜。这比说‘来,尝尝这道沙拉’更有作用。”

目前,布朗斯维尔和纽约市所有公立学校都已经放假,但这个农场——以及新推出的每周“食品盒”服务——将在整个夏季继续运营,由一名农场经理、4名带薪实习生和5名学生志愿者负责。

如今对甘蓝菜情有独钟的罗斯·奎格利将成为夏季志愿者之一。学校的水培农场和农产品对她的影响不容忽视。“我希望能把这些蔬菜带回家一些,甚至让父母把它带给他们的朋友,将健康食品和食品公平的信息传播开来。”

贫穷使人肥胖,但当一个个校园农场、社区农场建立起来之后,通过亲手种植蔬菜,每个人都将有获得健康食品的可能。 ? ? ?(乐天行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