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3
下一版:A4 上一版:A2

“有偿救援”更大意义是厘清责任边界

打印本页 2019/8/16 9:26:02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木须虫

前不久,黄山风景区发生了“野游”者被困请求救援事件,黄山风景区管委会依据《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关于有偿救援的规定,对本次救援收取了费用,成为黄山风景区实施的首次有偿救援。游客王某某的亲属代其将3206元有偿救援款汇入黄山风景区管委会指定账户。事实上,本次救援的费用远不止此。(8月13日中国青年报)

“有偿救援”的争论由来已久,即便四川、陕西、安徽等一些地方尝试有偿救援,这些争议依然无法消弭。原因在于,相应规定出台总有瓜田李下的嫌疑:一方面,出台制度的无一例外都是景区;另一方面,虽然出台制度的目的是震慑和约束驴友任性,但却更容易让人解读为给景区救援减负。

应该说,实施“有偿救援”对于约束驴友任性的作用有或然性,相对于“野游”的刺激体验,发生概率极少的遇险及由此产生的救援经济负担,几可忽略不计。

如果换一个角度,放之于权利、责任的范畴来讨论“有偿救援”或许更有价值。公民权利保障应当有均等性,公共救援是否应该大包大揽,被当成没有底线的公共福利供给,从而忽略了公民个体行为的责任,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事实上,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是规范和协调社会关系的重要前提,在讨论救援人道主义至上时,并不意味着个体行为因素可以不加考量,否则就难言何为公平。

具体到野游,每个人都有可能作出任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责任上是放任没有边际的,公共救援有给予平等救助的保障责任,却不等于可以在民事责任上大包大揽。明知有风险并且是法律禁止的行为遇险导致的险责,与遭遇意外、灾难以及从事正常活动导致的险责,应当是有所区别的。基于人道主义原则,给予平等的救助是政府必须兜底的责任,但是针对个体行为的民事责任则需要区分开来,不能与之混为一谈。

对于“有偿救援”的探讨不应止于旅游救援领域,而应着眼于公共应急管理制度的完善,从权利与责任的角度,找到公共救援责任、个人行为责任、机构安全保障责任之间的界线,确立起既保障各方权利、又能约束各方责任的制度体系。

黄山景区的“有偿救援”制度,带着争议进入了实践,作为一种探索,一方面通过实践来逐步提高制度的社会认可度,改变不习惯的惯性;另一方面,通过收费找到救援成本合理的分摊比例、追偿方式等,消除“收费救援”的模糊地带。从长远来讲,“有偿救援”需要逐步形成法律共识,对其法律属性进行准确定位,让其成为明确的民事经济权利,而非行政收费乃至处罚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