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这束光,照亮无数晦暗人生

打印本页 2019/8/20 9:19:09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据官方统计,印度的性工作者超过80万名,而实际数字则远远大于此。

令人叹息的是,在复杂的环境下成长以及教育机会的缺失,性工作者的子女往往会重蹈母辈的覆辙。

▲巴苏与“新光”的孩子们


▲乌尔米·巴苏(图左)获得了印度女性公民最高荣誉


照进黑暗的一束“光”

拉西达·碧碧(Rashida Bibi)来自孟加拉国,16岁时因为一份保姆工作,只身前往印度加尔各答。然而等待这个年轻女孩的,不是一份可以养活家人的工作,而是一个残忍的谎言,和未来几十年的悲惨命运。

回忆起初到加尔各答的那段时光,泪水涌上了拉西达的眼睛:在以保姆的身份工作了几天后,拉西达的雇主突然说不能再继续留下她,同时还逼迫她成为了一名妓女。此后30年,拉西达成为了当地臭名昭着红灯区中11000名性工作者中的一员。

数十年来,拉西达生活和从事性工作的房间是黑暗的,没有窗户,只有一个肮脏的床垫和一个旧架子。她用漂白剂和燃烧罐中的桉树叶来掩盖污水的恶臭,恶臭是通过她的厕所——一块地板上的洞散发出来的。她在皮条客的密切监视下工作,皮条客守在她房间的入口,看她每天接待多少客人。拉西达说她有时候一天会见9到10个客户。皮条客可以从中分一杯羹,她可以挣到5到6美元。

如今,拉西达已成为母亲。她有一个16岁、还在上中学的女儿玛达比,玛达比的梦想是将来成为宝莱坞的嘻哈舞者。玛达比每天花费数小时进行专业的舞蹈训练,通过看电视和电影的方式自学。


▲拉西达的女儿玛达比正在练习舞蹈

在突破阶层分外困难的印度,玛达比不但不会重蹈母亲的覆辙,还对光明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 因为一个名叫“新光”的组织一直在给予她庇护和支持。

“新光”组织活跃于加尔各答各大红灯区,为当地性工作者的子女提供庇护、照顾和教育机会。其创始人乌尔米·巴苏(Urmi Basu)今年获得了印度妇女与儿童发展部颁发的印度女性公民的最高荣誉 —— 纳里·沙克蒂·普拉斯卡尔奖(Nari Shakti Puraskar award)。

“新光”初现

“巴苏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工作,为那些被忽视、被放弃、经常被羞辱的性工作者的子女提供教育,致力于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巴苏是一名社会学家,20多年前,在听说了一些妇女和孩子的困境后,她第一次来到加尔各答性工作者社区,并留下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狭窄逼仄的小巷两旁,是窄小的房间,每间房不过几平米,这就是性工作者们居住的房间,也是她们“工作”的地点。

“那是一个黑暗、悲惨、被遗忘的地方。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女人怀抱婴儿站在一扇门前,上前询问后我被告知,孩子的母亲正在里面‘招待客户’。”

后来,巴苏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去了解性工作者的生活。有孩子的妇女告诉她,她们会在工作的时候把孩子藏在床底或者壁橱里 —— 她们只能这样努力保护孩子不受客户的伤害,因为客户可能会喝醉或吸毒,变得暴力。

巴苏清楚地知道,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很少是安全的,尤其是那些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巴苏说,当这些孩子无人看管时,可能会被立刻带走,9至10岁的女孩有时会被迫卖淫。一天晚上,她看到无人看管的孩子在红灯区的小巷里玩耍时,当下就决定要建立一个庇护所,让这些纯真的孩子逃离这个残酷的世界。

决定要帮忙后,巴苏和一些居民一起,与当地一座寺庙的业主谈判,让他们捐出一层的空房。在那里,她为性工作者的孩子建立了一个夜间收容所。

一开始,这个一层的空房只是一个漆黑的房间,墙上的油漆已经斑驳脱落,门也坏了,怎么看也不像是给孩子们生活的场所。在当地居民和私人捐助者的帮助下,巴苏将这个空荡荡的黑房间变成了孩子们的安全天堂。她的志愿者团队粉刷了墙壁,擦洗了地板,修好了坏掉的门,并建立了一个孩子们可以玩耍和阅读的区域,这就是“新光”的雏形。

母亲们最初对“新光”和巴苏的意图表示怀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妇女逐渐认识到,“新光”不仅是她们孩子的安全空间,也是她们可以寻求帮助的地方——无论是医疗护理还是心理咨询。

如今,“新光”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临时避难所。现在它的面积扩大了好几倍,是孩子们的家,从新生儿到大约10岁的孩子都可以在教育和一些基本卫生保健以及食物和衣服方面得到帮助。

后来,“新光”不断扩大规模,一共修盖了3间庇护所,所有的居住者,都是性工作者的孩子。有些孩子的母亲死于性传播疾病引起的并发症、酗酒或吸毒成瘾,但大多数母亲只是无法照顾自己的孩子。

巴苏估计,“新光”已经照顾了600多名儿童。这些孩子长大后在许多领域取得了成功。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餐馆、旅馆、游轮和加油站工作,有些是大学毕业生,还有一些人回到“新光”教导孩子们。

光照现实

“新光”中有一位老师名叫西玛·哈尔德,14岁时来到这个庇护所。她并不是一个性工作者的孩子,但是“新光”为了防止她像邻居家的一些女孩一样陷入卖淫生活而破了例。

“我的父母都是文盲,如果不是‘新光’,我不可能完成高等教育,我选择成为一名教师,这样我就可以回馈社会。附近的女孩经常面临被迫从事性工作的风险,我可以去改变这种状况。”

在收容所,她帮助孩子们完成家庭作业,回顾他们的学习进度,并帮助组织特殊活动。“新光”负担了哈尔德的中学教育费用,后来她找到了一份工作,供自己上完了大学。

巴苏说,该慈善机构也在努力帮助性工作者自己,但这需要长久不断的努力:“对她们中的许多人生来说,卖淫是她们唯一知道的生计。如今我们不仅为她们的孩子而战,也为自己而战。”

2016年,“新光”与总部位于西雅图的“村庄志愿者”(Village Volunteers)合作启动了“穆克蒂项目”(Mukti Project)。穆克蒂是孟加拉语中“解放”或“自由”的意思,它为“新光”的母亲们提供了在性交易之外谋生的方式。每天早上,大约6名前性工作者在卡利加特的一个小工厂聚会。她们接受过生产可生物降解卫生巾的培训,这些卫生巾将在当地销售。

“村庄志愿者”创始人夏娜·格林(Shana Greene)表示: “这些女性已经接受了生产过程各个方面的培训——从准备原材料到操作机器,再到生产卫生巾。这个项目不仅能让以前的性工作者在经济上自食其力,而且还能让妇女和女孩获得卫生用品。在当地,许多年轻女性负担不起或者没有足够卫生和吸水性的材料。有时候,她们别无选择,只能使用肮脏的破布、塑料袋或牛粪,这很可能会导致她们无法承担治疗感染的费用。”

尽管不收取任何费用,但“新光”仍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比如妓院老板和皮条客,因为“新光”正在尝试帮助性工作者离开这个泥沼。有时候“新光”的工作人员为了躲避一些暴力事件而不得不经常换地方,他们遭遇过强拆、纵火,甚至枪击,但他们未曾退缩。

迪佩什·坦克是一名社会活动家,他与孟买的反人口贩卖组织合作。他说“新光”这样的项目给了性工作者的孩子一个过上更好生活的机会。

“生活在红灯区的儿童缺乏机会,没有受过教育的年轻女孩和其他儿童往往会被人贩子和皮条客愚弄,希望得到更好的工作,获得更好的生活,从而跌入性工作的陷阱。”坦克说。

巴苏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也有些惶恐。她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总是忙得不可开交,运营“新光”意味着她成为这里每一个孩子的母亲。天快黑了,巴苏她看起来筋疲力尽,但仍然微笑着。

“这就是我的现实,一旦我安顿好一个孩子,另一个又会出现在我的门口。但我热衷于此,永不言弃。” ? ? ?(乐天行动派)